导航菜单

谁都在叫穷,短短几年贾府沦落到靠借当周转为生,钱哪去了?

  楼梦第五十五回,凤姐跟平儿细算家用:剩了三四个,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老太太事出来,一应都是全了,不过零星杂项,便费也满破三五千,陆续也就够了。这时候的贾府至少还有四五万两银子的存款。

  既无婚丧嫁娶,凤姐也称要节俭点,为什么之后不久,荣国府就已经靠借当周转,到第七十二回,甚至已经有了大的缺口,要向鸳鸯开口,偷当老太太的东西呢?

  aad8b514d4ac4162b7f0fde0818372af

  贾府败落,自然是因为入不敷出,红楼梦里大量描写的就是吃喝玩乐,听戏宴乐,有人认为贾府就是吃喝吃穷喝倒的,是不是这样,我们可以算一算贾府的收入和支出帐目。

  贾府的经济来源是固定的,概括来说有如下四项固定收入:

  一、爵位的俸银,各时节皇上贵妃的赏赐

  二、现任官吏(其实只有一人即贾政)的月俸。

  三、田庄园子收入;

  四、隐性收入。

  cbca08e46af34060a6b13c233da44696

  首先是官俸,以清代为例,官俸由年俸和禄米组成,宁国公荣国公的俸银两项合计大约每人一千两,而贾赦是一品将军,年俸大概八百两左右,贾珍是三品将军是四百两左右。贾政那个从五品官儿年薪只有一百两左右。

  皇上贵妃的赏赐,贾珍说得明白:按时到节不过些彩缎古董玩意儿,纵赏银子,也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一千两银子。第一二项合起来荣国府是两千两的收入。

  田庄的收入是贾府最主要的收入,过年的时候,黑山村的乌进孝送年礼缴租子,有一个详细的帐单子,折合银2500两,贾珍非常不满:

  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够做什么的。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处报了旱涝,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

  4499c41a3dfa4d1fa70ca1da09e9c2d4

  从这话里可以看出来宁国府的这八九个庄园中,正常年份,每个园子上交五千两银子,总共大约四万银子,乌进孝称荣国府多着几倍,按三四倍算,也有十三万两左右。因为天灾加上庄头打擂台,宁国府只有一万五千两,荣国府五万左右。

  第四项隐性收入,比如存在江南甄家的五万两银子,大约是做生意入股或存钱庄取利,只是在修大观园时都支出了,象凤姐包揽官司之类的黑色收入,都进了各人的腰包,公中是没有收入的。

  所以总的来说,荣国府的收入主要就是庄子上的收入,贾珍说又打擂台,又教别过年,说明这样的情况近年一直出现,荣国府的年收入也就是维持在四五万左右。

  58b153742e514d96aabd15b5d82ac9a0

  那贾府在吃喝上的支出是多少呢?管家的柳嫂子算过一次帐,她只管园子里三春宝黛钗及丫头们的伙食,一天的分例是两只鸡,两只鸭,十来斤肉,一吊钱的菜蔬 ,明末清初小说里,提到一两银子一石米,八分银子一斤肉,钱半银子一只鸡,按这个价格,两只鸡两只鸭得五六钱银子,十来斤肉七八钱,一吊青菜五六钱,米几十斤二三钱,加上作料等费用,一天是二三两的开支,一年一千两左右。

  贾府宴会无数,二十两银子年纪不大不小的宝钗生日宴会也有,一百五十两凑份子,非常热闹的凤姐生日也有,薛姨妈说要办宴请老太太赏雪,凤姐说封五十两就可以办,折算起来,一个月一百两左右,一年一千二百左右。

  老太太八十大寿,连开八天宴,请的是诰命王公夫人及各大官员内眷,规格肯定很高,贾琏事后称花了几千两,按三四千两计算,推测一下过年荣国府的开支是一千两左右。

  这三项合计三千二百两,贾母等人的生活费用不好计算,说是把天下菜都用水牌写了轮着吃,贾母最爱享受,但并不糟塌食物,又不爱油腻,估计三千两左右吧。

  e5d434ee2c3f4310a38fee6470fc0f65

  贾母等吃喝总共算起来每年六千两左右,以年收入四五万计算,偏高,但是并不会导致贾府经济崩溃,何况到后期,吃喝上的开支已经大幅削减,只有老太太才有红米稻,作客的尤氏都没有,王夫人献的菜是一碗齑,也就是咸菜,有点果子狸之类的稀罕菜,老太太还会分给宝黛贾兰们尝一尝,而之前宴会散的菜都是给各房的大丫头们。

  至于姑娘小姐们就更不用说了,每个人的钱都不够用,工资少发几天,袭人都着急了去催问了。

  可是这样的节俭无济于事,因为有一项开支太大了,凤姐提过,林之孝家的提过,甚至宝钗都提过,那就是人口过重,增长飞快,第六回,刘 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时候,作者 提到按荣府中一宅合算起来,人口虽不多,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

  到了五十二回,晴雯性急,撵走偷窃的坠儿,坠儿之母来怡红院吵闹,麝月说有什么分证话,且带了他去,你回了林大娘,叫他来找二爷说话。家里上千的人,你也跑来,我也跑来。贾宝玉也说“如今单我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女孩子呢”。除了女孩子还有婆子媳妇,小厮杂役,麝月说上千人,并不夸张。大了的丫头发配小厮滋生人口,因为修大观园,那么大的园子,打扫修缮管理,得增加不少人手,当丫头福利待遇好,抢着当丫头,凤姐都说,弄个丫头身份,苦事都挨不着,都造成了人口飞快增长。

  a038440380eb48b9b8f411f5c5c3fb2d

  贾府的主子并没有增加,但是奴才却从四五百,变成了上千人,按最低等小丫头的月银五百钱计算,光月银一年就得六千两,而这上千中还有二等一等丫头婆子,帐房管事管家等等,收入更高。

  月银还是其次的,贾府实行的包吃包住包穿包医药费的高福利政策,被赶出的二等丫头晴雯,死后留下的衣物现银折合总价值三四百两银子。晴雯总共在贾府工作了多少年呢?第七十七回,“这晴雯当日系赖大家用银子买的,那时晴雯才得十岁”;第七十八回,贾宝玉的《芙蓉女儿诔》,“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也就是说,晴雯在贾府工作的年限是六年,虽然月银每月不足一两,但每年总收入包括年终将衣物赏赐等,竟然高达五六十两,这个还不包括吃喝和看病的费用。

  由晴雯身上就可以看出,贾府人口过重的弊端有多重,用在奴仆的费用可以高达数万两,远远高于主子们吃喝玩乐的压力,难道凤姐一再提出要削减开支,王夫人为了面子好看,却不乐意,贾府经济最终无以为既,她自己也要靠典当暂时用不着笨重东西,给老太太送生日寿礼。

  40b86c2ad15045269b58254250f25146

  ?贾家的败落是必然的,从大环境讲,经过四五代,名气和排场是积累得越来越大,没法收紧。而收入则因为爵位的递减和受朝廷的重视程度,反向递减。这种反差必然导致了入不敷出。从贾府的内部小环境来说,采用的是集体采购式,有很多花销在逐渐腐败的买办体制下,被一层层盘剥而中饱私囊了。贾芸领了二百两银子买树,实花只有五十两可见一斑,属于高耗能、低产出。

  传统文化中总说大势已去,也许就是指的这种人力无法解决的悖论吧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