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处方获取三大模式研究:趋势已成,样板初现

[编者按]目前,处方共享平台是探索处方流出的重要模式,也是电子处方合规流程下的重要应用场景。 随着试点效果在各地区的不断扩大,电子处方合规流出模式将越来越统一,成功模式的相继建立将成为全国处方流出的典范。

本文始于本文作者益谷;它已由欧盟国家卫生组织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明确政策下的处方外流市场正在加速。 业内预测,到2020年,医院处方药流出量预计将达到4000亿元,医院药品外包渠道成为医院处方药流出的一项重要事业。 虽然各方纷纷进入市场,但问题频频发生,网上和网下不规范的处方药销售最近又被推到了顶峰。 销售处方药时,如何确保有合规的处方来源?作为处方药采购的主体,患者在实际采购过程中获得处方依从性是关键。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光雷表示:“无论是基于纸质处方销售处方药还是近年来在一些地方试行的电子处方销售处方药,患者的行为和需求在当前处方药采购过程中发挥着主导作用 目前,在患者医院外包药品的需求下,处方获取渠道有三种:不按处方销售药品的“补充处方”、面对面咨询后的处方流通和随访后的处方更新 "

在获取处方的三种方式中,不按处方销售药品的“处方补充剂”,即无处方销售处方药、找处方补充剂或事后开假药,实际上超出了政策允许的范围。 国家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中明确规定,首次就诊患者不得进行互联网诊断和治疗活动。 在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医生也被明确要求在网上开一些常见病和慢性病的处方前掌握患者的病历。

但在《人民日报》最近对20个药品购买应用程序销售的处方药进行的调查中,宠物照片可以用作处方的事实再次表明,网上销售的处方药处于混乱状态。 据报道,20个药品采购应用程序中有17个可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成功下单。 离线零售药店也是如此。在中央电视台315台揭露今年非法销售处方药的混乱之后,零售药店购买无处方药品或假冒在线诊断和补充提供者在零售药店购买药品的现象仍然很普遍。

对此,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前执行顾问康曾真表示,处方药现在已减少为网上和网下商品,无需处方即可销售。 然而,处方药不能作为普通商品向消费者展示。它们必须由医生开处方,由药剂师配药。

目前,这种处方药的非诊疗行为“边缘球”不仅不规则,而且给患者带来严重的用药风险 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肖永红教授曾指出,如果患者购买处方药时没有处方,因为他没有得到医生的用药警告和指导,这肯定会给患者带来潜在的风险。

与不按处方销售药物的“处方补充”模式不同,面对面会诊后的处方流通和随访会诊后的处方更新都是基于真实的医疗行为。获得的处方也由医疗机构的医生开具,然后经药剂师检查后转移到零售终端。 在国家实施“互联网+医疗卫生”的背景下,电子处方将成为处方外流的主要载体。

要保证电子处方流通的真实性,首先,谁负责? 许多业内专家认为,处方的责任应归于医疗机构。如果处方只通过网络医院开具,而没有实体医疗机构,就会出现责任方不明确的现象。 因此,联系医疗机构获取真实处方是当前确保电子处方真实性和合理性的有效途径。

目前,处方共享平台是探索处方外流的重要模式,也是电子处方合规流程下的重要应用场景。 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通过与医院信息系统的接口,确保处方的真实性和可追溯性。在与患者进行面对面的会诊后,医生根据患者的需要开具延长处方,经合理用药系统和医院药师审核后,将处方转移到平台。然后,平台将处方信息流传输到零售药店,并将服药信息发送给患者。患者可以选择任何共享药房的处方,或者基于短信在平台内独立将药物发送到家中。对患者来说,实现了方便的面对面咨询和药品采购过程

平台还可以为预约医生的患者提供在线随访服务。医生可以在线实时了解病人的情况。通过查看患者的电子病历和历史处方数据,可以直接在线开具一些常见病和慢性病的处方,在一定程度上也解决了慢性病患者“因药就医”的问题,实现了慢性病的便捷性。

医疗改革政策不断完善。在鼓励处方外流的同时,也提出了明确的标准化要求。 目前,促进电子处方合规流出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处方共享平台连接患者、医院和药房,为患者获取合规电子处方和安全用药提供便利。 随着试点效果在各地区的不断扩大,电子处方合规流出模式将越来越统一,成功模式的相继建立将成为全国处方流出的典范。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