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4岁女童疑被继母打成重伤,外力救济不能后知后觉

 2020/4/30 9:49:44 《科学时评》 作者:光明网-任然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作者:任然

据黑龙江省创业农场通报,近日,4岁女童于某茜疑被重伤引起广大居民和社会广泛关注。目前,受害女童于某茜因重伤仍在建三江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曲某对伤害女童于某茜事实供认不讳,已于2020年4月27日晚移送佳木斯市看守所进行关押,建三江人民检察院已提前介入调查。

另据今天(4月29日)三江公安微警务微信公号发布的最新消息显示,目前,建三江人民检察院已经提前介入案件,犯罪嫌疑人曲某某、于某龙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黑龙江省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刑事拘留。

“烟头烫的、刀片划的,脸上也被划伤,脑门上有一块很大的伤疤,上嘴唇被剪刀剪伤,脚底全是冻疮”……女童被伤害的画面,让人不忍直视。正常人恐怕都难以想象,到底是怎样的“铁石心肠”,才能对一个4岁小女孩作出如此令人发指的暴行。经调查大部分伤害为曲某某所致,但于某龙作为孩子的监护人,自己的孩子遭遇如此持续性的伤害,其监护责任的缺失本就难辞其咎,更何况,于某龙也曾用手、数据线、扫帚等殴打于某茜。目前的调查结果也较为客观公正。

而纵观整个事件的发酵过程,也让人不能不对于反儿童家暴工作,有更多反思。据知情人透露,小女孩长期受到继母的虐待和殴打。而邻居也证实,“曾经听到女童被体罚,不让进屋,哭得撕心裂肺”。换句话说,小女孩遭遇的一系列暴力和虐待,至少在一定范围内是基本公开的。由此可以想象,这些线索若能够及时反映给警方或者是当地有关部门,小女孩的噩运或许就能早一点被终结。

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说,反儿童虐待和家暴,除了相关法律体系的完善,更需要的是社会大环境对于暴力虐待的“敏感”与“低容忍度”。一方面,邻里之间所构成的“熟人社会”小圈子,本身对暴力是有一定的道德和舆论规制力的。如果这种“小环境”能够对施暴行为表现出更多的直接压力,加害者可能就会有所收敛;另一方面,儿童作为受害者,其自身的“维权”意识和能力尤其不足,而监管部门,包括警方,对这种事情的发现,如果没有高效的社会信息反馈体系支撑和配合,往往是非常低效的。因此,“身边人”的及时救济和举报,对于有效阻止暴行和惩处施暴者是非常必要的。

当然,此事还有个细节值得关注。小女孩并非是第一次因为被虐待受伤而住院,并且此前医院也曾报警,但却被监护人以孩子有自虐倾向的解释给搪塞过去,最终不了了之。这种情况下,警方的处置如果能够更“积极”一点,本不至于被家长的“谎言”所忽悠。毕竟,孩子身上的伤害,到底是外力还是自虐造成,并不难判断。而这类直接线索已经摆在眼前,却还是被放过,继而让女孩遭受更大的伤害,才能引起重视,警方此前的处置是否完全合乎程序,同样要有所审视。

受害女童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救治,施暴嫌疑人已被关押,当地农场工会、女工组织也前往医院看望,并送去衣物、营养品等。但是,这一系列后续的处置和救济,本可以也应该来得更早一点。无论如何,包括反对施加于儿童的家庭暴力在内的未成年人保护体系,不能只等到伤害既成甚至是连生命都无法挽回之时,才能真正转动起来。这个体系,包括社会舆论、警方及相关部门,他们的“反应”越灵敏,儿童免于暴力阴影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反之,一个“反应”迟钝,或总是后知后觉的外力救济和保护体系,在客观上也是暴力生成的一环。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