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复学后在线教学仍须“在线升级”

 2020/4/30 9:51:43 《科学时评》 作者:中国教育报 陈先哲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作者: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陈先哲

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我国大部分的省份都发布了近期复学的通知。而在抗击疫情期间发挥了巨大作用的在线教学将何去何从?是随着复学而迅速“下线”,还是抓住机遇“在线升级”?这个问题不仅教育界在思考,整个社会都在关注。

回答这个问题,应当基于对抗击疫情期间我国在线教学所发挥作用的整体评价与认识之上。首先可以肯定地说,在线教学经受起了此次疫情的考验,中国教育信息化建设的成效也得到了检验。在教育部宣布为对抗疫情而“停课不停学”之后,在线教学几乎是一夜之间从原来学校教学的辅助性角色成为替代性角色。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等多个机构都进行了大范围的在线教学调研并在近期发布报告,无论从学生的学习频率、学习效果,还是从教师、家长的满意度等维度评价,在线教学的表现应该说都可圈可点。目前,疫情还在全球范围内肆虐,多国都关闭学校并采取在线教学以应对危机,而中国在线教学的抗疫经验也提供了诸多借鉴意义。

此外还应该认识到,我国在线教学在疫情期间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得到了普及。这种普及一方面是技术层面的:几乎所有学校都采取在线教学以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大多老师都要学习在线教学的技术和在线教学的技巧,可能起初不少人会不适应,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教师群体教育信息化技术水平因此得到整体提升。另一方面是理念层面的:随着在线教学的持续推进,大部分的学校、教师、学生和家长普遍接受了在线教学的理念。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青少年学生们本身就很容易接受线上教学的理念和方式;此次疫情更主要的是改变了教师和家长们对在线教学的认识和态度,从之前的观望和怀疑到被动实践再向逐步积极拥抱转变。

因此,在线教学不仅经受住了疫情的考验,并且初步培养了更大范围的用户习惯,这都会转化成为后疫情时代在线教学继续进阶发展的基础和资源。因此,不少教育专家都认为这是在线教学从长期扮演的辅助阶段进入和线下教学“双线”融合阶段的重要契机。但是,融合的过程并不只是意味着融通和衔接,更有冲突和博弈。比如复学后教学场景发生改变,采用传统课堂教学而弃用在线教学很可能会成为很多学校和教师的自然选择。因此,如果要向理想中的“双线”融合阶段转轨,事实上对在线教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进一步“在线升级”。

“在线升级”意味着在线教学的未来定位并不是要和线下教学“抢班夺权”,而是发挥各自优势形成互补。现在线下教学主要采取的是班级授课制,以课堂教学、分科授课、统一教材、统一时间安排等为主要特征。班级授课制适应了工业时代的需要,但如今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以信息技术为主要特征的后工业时代,这种流水线式的教育模式开始滞后于社会发展。后工业时代需要一种不受时空限制的、学生可以根据自身需求选择的自主性学习模式与之呼应,而在线教学从本质上更加符合这种模式的需要。但是,线下教学的真实场景又是在线教学无法比拟的。因此,在线教学的“在线升级”要有明确定位并扬长避短,利用好疫情期间已经培养出来的用户习惯,让具备了更多技能包的教师能够更加自由合理地选择教学方式,“双线”融合教学的优势也才会真正发挥。

另外,还要推进在线教学实现“学习者中心”为取向的技术升级。尽管说在线教学经受起了此次疫情的考验,但也必须看到在应急状态下还存在不少不足。比如一部分在线教学还是采取录课方式,只是把线下课堂内容搬到网络上而已;不少采用直播方式的课堂也还多属于网络教育的升级版,在线教学有利于师生之间良好互动等优势的发挥还有限。因此,“在线升级”还迫切需要技术升级的支撑。但技术升级不是把功能做得更多、界面做得更炫就可以了,而是需要围绕以“学习者中心”为取向的理念升级——根据师生互动需求设计更佳场景和技术,更好发挥在线教学优势,以更好的用户体验吸引师生主动使用。

在线教学的“在线升级”以及“双线”融合的教学探索,不仅是复学后的短暂实践,更是应对后疫情时代和后工业时代的时代需求。教育面向每个人,适合每个人的未来已来,无论对中国还是全世界而言,都既是时代挑战也是历史机遇。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